计脱身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成妙被抱回公寓时,腰臀还是无可避免地散出巨烈的酸疼。她沾满花液的长裙皱得不成样子,
  湿透的衬衫也直接扔在了酒店,离开前酒店派人送来整套女装,不知是李勤年半夜的电话安排还是行政那边上道的会员服务,她整个身子都如同散架一般,早已来不及思考这些细枝末节。
  他昨晚在她花穴里驰骋索求,并没睡几个小时,清晨又压着她折腾两次,可今日开车仍旧神采奕奕,她不必主动报地址,他已轻车熟路地输入导航,二人一路无话,成妙阖住眼睛,懒倦中参杂了深厚的悔恨。
  退房时殷暗的落红让她羞恼地别过眼。说是找他谈,最终竟谈到了床上去。
  先被楚陆拿捏,那样不择手段的人,居然偷偷调查她的背景,还使出如此下叁滥的手段。又刚好撞上赴约的李勤年,将自己最放荡不堪的一面展现在他眼前。
  好得很。她的人生真是好得很。
  男人将她放入柔软的丝被中,迟疑地开口,却被她疲惫的声音打断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她说话时避开他的视线,柔长的睫毛也随之垂下,前头见面时的青涩已经被泛红眉眼间显露的妩媚餍足所取代,秀美的脸颊上泛出惊心动魄的美。
  他沉吟片刻,最终忍住话头,只轻慢地叮嘱一句:“要有什么事随时联系。”她甚至无力抬眼,喉间发出软软地“嗯”,像羽毛拂过他的心间,带起酥酥麻麻的痒。李勤年带上门,往电梯间走去,手机上下单的早餐已送入小区,他拨通号码,提醒外卖员将热粥小菜放在单元门旁的铁架,自己下楼取上来。
  将饭食拿出,又整整齐齐摆在餐桌前,他特意备注过装盛的材质,每个盒子都可以微波,倒不用担心她何时出来。独居多年,他知道哪家口味甜咸适宜,连点单也透出为人处事的一丝不苟。
  她此时拒绝打扰,他少言寡语的性子也注定说不出什么子丑寅卯,做完这些,发了条提示的短信过去,就彻底离开公寓。
  熬得软烂的米粥香味四溢,蜷躺在卧室的成妙早有察觉。可她经历一系列折腾,无论身体心神都已精疲力竭。房内窗帘并未完全拉严,青绿的布纱后透进隐约的光束,她失神地盯着明晃晃的白线,眼中又掉下大颗的泪。
  少女时期满怀爱恋的人终于和她以最亲密的姿势相结合,昨夜交织的掠夺与缠绵放进任何场景里也是脸红心跳的欢爱,但一切到底算什么?若是他早些到达公司楼下,她会不会能避开神经质的楚陆,将两人的关系说开?他虽解了她燃眉之急的苦楚,可偏生见证她被淫欲裹挟的媚态。
  他们之间,能不能少些不清不楚的纠缠?
  她忍下腰肢的酸麻,慢吞吞地走进饭厅,热意还未褪去,为她节省出洗浴的时间。将疲软的身体挪进浴室,透过洗手台前悬挂的圆镜,她瞥见自己无比秽乱的躯体。
  锁骨下鲜明的草莓、胸乳间清晰的抓痕、腰窝上淫靡的指印,而尖端耸立的挺翘樱果,已在他舔舐扯弄后破了皮。她紧咬下唇,打开头顶的花洒。
  他顶得太深,浓厚滚烫的白精也不知射了几回,偏偏每次都填进她最深的宫口,浇得她颤抖不止。虽然李勤年昨夜为她小心清理过,可清晨那些还挂在肉壁柔嫩的褶皱上,她红着脸轻轻抠挖,指尖触到红肿的穴口,升腾起又疼又痒的快意,唇间也溢出似泣似喘的嘤咛。
  将敏感的身子仔细处理一番,成妙靠着软垫,有气无力地喝粥,她现在这样肯定没办法及时上班,摸到口袋里的手机滑动解锁,登陆内网提交后天的缺勤申请,HR同事那边倒很快就批了下来。
  在家中修养两日,身体的异样总算消退大半,她来到工位,实习生忍住好奇,关心地问:“姐,怎么突然请假?项目马上推进到下一阶段,咱俩也快述职啦!”Luna盯着几天没见的成妙,虽然脸上没带妆,却比往日还要风情娇柔,于是大胆猜测,“该不会有男朋友了吧?!”
  Luna咋咋呼呼的,引来旁桌侧目,成妙摇头,见她接话热情不高,又主动贡献八卦:“楚总也没来,据小道消息,周六有同事在住院部看见他名字呢。”
  她几乎瞬间想到李勤年。
  会和他有关吗?她不敢妄加猜测。
  但她再不愿与楚陆这样的人扯上关系,也试图闪避之后和应钟的合作:“抱歉,我今天是来辞职的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