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if线(6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七日后,圣子的加冕仪式上,盛装出席的人坐满了圆顶大殿朴实无华的黑石阶梯,他们穿着红与紫神官袍,或是银白色和蓝色的骑士铠,前襟饰以黄金与白银的装饰,或佩着红蓝两色的宝石与洁白的珍珠。
  身着华服的人们或坐或站,他们本身便成为这座毫无修饰的大殿内的装饰,让漆黑一片的殿内显出辉煌夺目的繁荣。
  圣子头戴白色冠冕,手握教皇权杖,依次进行仪式。神官们弯腰抚心,承认他神圣的正统;骑士整齐划一地单膝跪地,宣誓成为他的利剑。
  银发红瞳的骑士和同僚们一同跪在冰冷的黑石地板上,向新的教廷之主行骑士礼。他长长的银发沿着后背倾泻成河流,垂落到地面。直到教皇用权杖轻触他们的后背,他们才依次起身。
  希欧多尔知道艾西也在,她当然会在,装扮成修女,替新任教皇提着袍脚,站在离圣子最近的地方。她一直跟在教皇身后,走上塔楼,走上扇形的观礼台,迎接民众山呼海啸的欢呼声。
  晴日下,观礼台上人们的面孔被照得明亮,衣服上绣入的金银丝线闪着细碎的光,像是日光的格外眷顾。
  圣子在所有人中最为耀眼,他的金发如生自晨辉,他淡蓝的双眸像裁自雨后的晴空。圣光自他的眉心闪耀,他举起手施展神迹,空中淡薄的云缕随手掌的张开与握紧而飘散和汇聚。
  塔楼下的民众为这一幕屏息凝神,心悦诚服。
  圣子正向观礼者致意时,希欧多尔在角落里见到了坐着休息的艾西。
  上楼梯时她伤到了脚踝,教皇让女神官扶她回房间去治疗,但此刻她仍坐在台阶上。一条腿屈起,而受伤的那条腿伸直了,因此从修女的黑裙下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,以及红肿的脚踝。
  见到银发的圣骑士,她先感到意外,随后向他问好。
  “我记得教皇先前命人送您回去。”站在数个台阶之外,希欧多尔说。
  “是我自己要留下来的。”艾西说,“我想在这里再多留一会儿。”
  她仰起头,塔楼的台阶一级级盘旋环绕着向上,自内部看起来,大陆最高的塔楼如倒立的深渊。自他们头顶不远处开着一扇门,从里面透出光亮,还有嘈杂的、属于外界的声音。那是观礼台的入口,观礼人群的声音自那里传来,像隔着一层透明玻璃,变得又微弱又模糊,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。
  她望着那一束光线,褐色的眼珠显得既专注又认真,好像坐在这里,也能看得见圣子沐浴在圣光下的面容。
  “您应该回到寝宫。”希欧多尔说,“留在这里,侍从们照顾不到您。”
  “我不用其他人照顾,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。”艾西说,“而且,大家也都有自己的事要做。”
  希欧多尔垂眼望见她红肿的脚踝。“恕我僭越。”他说,向前走上两个台阶,弯下腰去,握住她那条受伤的腿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