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if线(5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艾西松开秋千的绳子,希欧多尔送她回去。她的步伐不够快,骑士不得不迁就她放慢了脚步。
  庭院里的灯亮得比往日少,作为对故去教皇的哀悼。圣都城中的晚钟忽然遥遥响起,散布在城中的数十座教堂次第敲响铜钟,钟声如无浪海面上平缓的潮汐,自远及近,温柔又哀伤地填满整座城市。
  最后响起的是神殿主塔楼上的古钟,它迟缓地左右摇晃起来,从钟楼上飞出一群受惊的鸟,当神殿里的人抬起头去聆听那钟声时,也能看见群鸟在夜幕下的黑色影子。
  那是特为逝者所敲响的晚钟,在太阳的余晖彻底消散后,在星辰与月亮悬挂于天际之前。这是天国的门扉关闭的时刻,故去之人的灵魂已在圣光的指引下飞往尊神身畔。
  在钟声里,希欧多尔分辨出群鸟扇动翅膀的声音。那些鸟儿飞得越来越远,直到隐没在夜色里。
  钟声渐渐淡去了,天际亮起第一颗星辰,是暮星。
  “我的故乡流传说,葬礼上的鸟会衔着死去的人的灵魂飞往天堂。”艾西说,“所以葬礼前后不能在附近猎鸟,不然会惊扰逝者的灵魂。”
  他们走在昏暗的庭院里,丛丛树影投落在他们身上,像行走在日暮后的森林中。
  “教皇冕下过世的时候,你在他身边吗?”艾西问道。
  “是,我在。”
  教皇离世时他在一旁。仅在教皇的贴身随侍之后,他见到了教皇失去生机的躯壳,看上去像只是在小憩,但身体已变得那样沉重,从中爬出灰暗的死寂来。
  生与死只是一瞬间的事,在那一瞬间里,人身上最宝贵的部分悄然流逝,剩下的不过是一堆腐臭的垃圾。
  从圣都城里请来的敛尸匠人将遗体仔细洗净,为他穿上最华贵的金纹白袍,戴上头冠,穿上鞋履,用香薰和冰块抑制可能产生的尸臭,用巧夺天工的化妆技艺让死者的面容看上去依然红润、祥和且肃穆,让人们在目睹这具遗体时觉得他仿佛随时会睁眼醒来。
  但希欧多尔仍然只见到一团装在水晶内棺里的散发臭味的腐肉。
  死亡本身的气味盖过一切其他。
  “那您一定很难过。”
  “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,冕下的灵魂只是去了尊神身边,并无值得悲伤之处。”希欧多尔回答。
  骑士的目光总是疏离,即使站在他面前,也像是在同很遥远的人交谈。
  “您和莫……您和圣子很像。”艾西说,“遇到了悲伤的事,老是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有多伤心。”
  他们已走到了塔楼底下。艾西停下脚步,仰头望向最顶层。那里曾经是教皇的居所,现在,玻璃窗里的灯光正长久寂灭着,直到新的主人入住其中。
  “我一直觉得,教皇就像是圣子的父亲一样。”她忽然轻声说道,“父亲去世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很令人伤心的事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