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if线(3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希欧多尔偶尔能在塔楼里碰见那女人。
  哪怕从未留意过,他仍然记住了她的名字。她叫艾西,毫无特别之处的名字。
  在走廊里相遇时,她会远远地便向他低头问好,举止礼节和其他年轻修女一样,头垂得更低,身体绷得更紧,一副戒备紧张的模样,像是从外面溜进来的蹑手蹑脚的窃贼。
  她当然该感到畏葸惶恐,她本不属于这里。寓言里成长于乡间的野犬忽然得到了国王的宠爱,故事注定是个悲剧。这份宠爱何时被给予,何时又会被收回,并不由她自己决定。人人都想从她身上得到好处,迷惑她,利用她,经由她来对付圣子。
  “只是个出身低贱的女人。”红衣主教赫伯特不屑一顾地说,“教皇对圣子太过放纵了。”
  希欧多尔像白衫树一样静默地站在主教身前,对这些抱怨的话语从不辩驳。
  赫伯特是他的叔叔,他父亲的弟弟,他们享有同一个姓氏,流着相同的血缘。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  唯有在血亲面前,素来行事谨慎的主教出言才会如此口无遮拦。
  圣骑士实际上没有姓氏。希欧多尔漠然地想。神殿骑士本是一群舍弃姓氏之人,他们发誓将余生献给神明。这条名存实亡的誓言或许曾有过被恪守的时代,但那个时代早已过去。人们心中清楚,世间本不存在谁能真正舍弃自己的出身。
  圣子经历圣裁之刑的六个月之后,在秋天到来之前,曾经的叁大红衣主教之一的亚摩斯被迫退休。
  主教一旦披上红袍,除非被开除教籍,那么这身衣袍会一直跟随他进入墓地,他将穿着这身红袍下葬。亚摩斯仍在名誉上保有红衣主教的称号,只是手中已不再握有枢机院的实权和密会的投票权。
  亚摩斯向教皇请求回到故乡,这请求被允许。主教在一个清晨离开了圣都,只带着很少的几个随从。顶替他的新任红衣主教极为年轻,不过四十岁,刚从枢机主教的位置上被提拔上来,年轻有为,家世干净。
  “我才知道,原来红衣主教也是会退休的。”又一次经过庭院时,希欧多尔听见那女人的声音,圣子坐在她对面,身影被花丛所遮掩。
  “不。”他听见圣子轻描淡写地说,“是我‘让’他退休的。”
  艾西或许是神殿里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,其他人早已心知肚明,是谁将亚摩斯逐出圣都,又是谁将新晋的年轻主教安插在这个位置。
  “圣子开始正视他手中握有的权力了,”圣骑士赛门说,“这是好事。”
  希欧多尔想起圣子在地牢交给他的那把剑,来自一个女人的礼物,在他即将死去的时候,他唯一的要求是托付那柄粗陋的长剑。
  圣子愿意为了她去死,也会愿意为了她去插手权力的浑水。
  亚摩斯被逐下这位置只有一个原因,他不该将那女人视作圣子的弱点,试图从她身上下手。他忘了越是人尽皆知的弱点,就越会被保护得妥当安全,不容触碰。
  “我当初就不同意你加入骑士团——若是你听从我的话去当神官,这位置本该是你的。”新来了一个年轻的同僚令赫伯特忿忿不满,“你本该披上主教袍,加入枢机院,接替我衣钵,成为最年轻的红衣主教。”
  他气恼了一会,接着又问道:“教皇怎么看?”
  “正如您所说。”希欧多尔波澜不惊地说,“教皇一贯纵容圣子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