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if线(1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【接正文174.新年,为艾西选择留在教廷的if线,排雷见简介】
  希欧多尔去觐见教皇时,又在走廊里遇见了教皇身边的那个女人。
  她抱着一迭文书,见到他时像其他修女一样微微低头问安。当她抬起头来时,黑袍底下的眼睛明亮得像撒了一把闪光沙。“我正要去找您呢,希欧多尔阁下。”她轻快地笑着说,从抱着的文书里抽出两份递来,“这是给您的。”
  女人握着文书的一端,希欧多尔接过另一端,略一扫过内容,教皇的签名落在右下角。女人抽回手,手指像花瓣一样在他眼前掠过。
  希欧多尔微微颔首道:“多谢。”
  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女人说,她抱着那迭文书从他身旁走过,身上带有和纸张上残留的一样的气味。
  她刚刚离开教皇身畔,身上也沾染了教皇衣袍上的熏香。那是自鲸鱼腹中取得的香料,剖开一百头鲸鱼的肚子只能得到两叁块,沿海的国家将之作为贡品献给教皇。燃烧后散发的香气温和而弥久,修女们用它来熏染教皇的衣袍。
  女人常伴教皇左右,也染上了教皇的气息,从头顶到裙底。
  她和教皇的关系在神殿里不算秘密。
  希欧多尔收起那两纸文书,去书房觐见教皇。
  教廷的主宰者正坐在书桌后,他不喜欢神职人员繁复的长袍,多数时候身着便装。阳光从他身后照进,照亮他的金发与淡蓝双眼,坐在光芒中的教皇神情温和,有如宗教画中安详且博爱的神子。
  他本就是神子。
  觐见过教皇的使臣皆大为称赞他俊美的面容与和蔼的态度。年轻的教皇从不发怒,永远镇静从容。
  只是不意味他就是一位和蔼仁善的君主。
  骑士站在他的桌前,脊背笔直,像一把出鞘的剑。
  “有什么事,希欧多尔?”教皇问道。
  “关于京畿骑士营的选拔,我正要向您报告。”
  书房里充盈着和女人身上相似的气味。
  她曾在此走动、逗留、将庭院里摘来的鲜花放在花瓶里、拿走桌上的文书和卷轴。所有的这些气味残存下来,被清理又被覆盖。新鲜的,陈旧的,从书桌上,地毯上,沙发上散溢出来,在教皇的衣袍上尤其浓郁。
  这里曾有过极为亲密的举止,因此留下了那样的气味。
  “这件事全权交由你负责,希欧多尔。”教皇说,“不必顾忌主教那边的意思,骑士营的事应当由骑士来决定。”
  希欧多尔像往常一样,神情平静地领命:“是。”
  他离开书房,再度走过长廊。
  今天放在花瓶里的是白色百合花,是正值花期的时候。花上带着露珠,是从花园里就地采来的。
  他的母亲,他的女性亲属们也喜爱鲜花。每日早上,仆人们在从外地快马加鞭送来的成捆的新鲜花束中,挑选出其中色彩最鲜艳、花型最美丽的那几支,小心插入床头的花瓶,让女主人在醒来之前,便能闻到花香。
  她们其实并不喜爱花朵。希欧多尔想。那些未被选中的花束全被当做垃圾似地处理了。她们喜爱的仅仅是奢靡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