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日if线(2)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那个晚上莫尔还是离开了。
  “我很快会回来。”尽管他这么说。
  倒也不能说这次表白特别的失败,因为在说这句话之前,莫尔低头吻了她。
  是个绵长的吻,长到几天过后仍留在她的唇畔。
  “等我一个月。”放开她从唇后,莫尔说。
  这个时间说得太过保守了。艾西心想。爱情故事里,女主人公动不动就要等上十年八年,才能等到男主人公归来。
  相较而言,一个月根本都不叫等待。
  实际上,她甚至没有等上一个月。
  莫尔走后,一切如常。不接受治疗的时间里,艾西就靠和魅魔们玩牌打发时间,她刚开始输了十多个铜币,后来慢慢地掌握了窍门。
  名叫维克多的男魅魔老是输给她,但魅魔们几乎都是靠赊账度日的穷光蛋,维克多提出要肉偿,当然被艾西拒绝了。
  在治疗阶段她被禁止与人交合,而且她已经跟人有了约定。
  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嘴唇。
  他们接吻过好几次,大多是在床上,因为氛围使然。那是第一次,他们为做爱以外的事接吻。
  “你笑得真恶心,”维克多撇撇嘴,“像苍蝇闻到屎。”
  不满自己的“同类”为一个人类神魂颠倒,他的话语变得异常刻薄。对其他人他就不这样,不然就靠这一张嘴,就根本引诱不到其他智慧生物同他交配。
  他的比喻也压根不恰当,苍蝇根本不会笑。
  艾西瞪了维克多一眼,不再和他玩扑克牌,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路上她经过实验室,门忘了关严实,讨论声传出来。艾西听见妈妈的声音,听起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
  这几天餐桌上的氛围也有些阴云沉沉,可艾西问起的时候他们都说不是大问题。
  如果他们不说,那就是她帮不上忙的事。艾西想。哪怕她刨根问底,也只会给妈妈他们徒增烦恼。
  她又想起了莫尔。
  他的话还有后半句——
  “等我一个月……如果一个月后没有见到我,那就不必再等下去。”
  一点也不吉利。
  异变发生在这个晚上。
  艾西如往常一样入睡,却做了个难以言说的可怕的噩梦,当她被母亲摇醒时,梦的内容也随之被遗忘,只留下恐慌如红纱笼罩在心上。
  “起来,”露西说,“我们要走了。”
  昏暗的光线下,母亲的面孔异常严肃。
  露西二话不说为她套上冬天才会穿的厚斗篷,艾西不知所措地走出房间,外面一片慌乱,看起来都是方才从睡梦中惊醒的人们兵荒马乱地收拾行李。
  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艾西一边跟着妈妈走出房间,一边问,“是教廷的人来了吗?”
  “不是。”露西简短地回答,“你先去找你舅舅,跟他们一起离开,不要把衣服脱下来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