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化if线(13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【9400珠加更】
  每天晚上入睡前,莫尔会来到艾西的房间探望她。那是扮演一个爱女心切的父亲应该做的。
  艾西真正的父亲从不会这样做。她爸爸是个粗心大意的人,和细心或者体贴沾不上边。不过他的厨艺很好,经常得到大家的一致夸赞。
  “父……莫尔,你说……教廷的搜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?”这天晚上,艾西忧心忡忡地问起,“要是我一直都联系不上她们怎么办?”
  “不论如何,我还在这里。”她听见莫尔说,“起码在任何时候,我都不会丢下你。”
  他轻轻抱住她,像父亲一样,将爱女抱在怀里,亲吻她的长发。烛光映在他的双眼里,他垂下眼睛,金色的睫毛遮住眼中的目光。
  艾西安静地靠在他怀里。
  现在附近没有其他人在,莫尔也已经卸下了伪装,不再是所谓的“加西亚先生”。
  她知道的,莫尔又不是她真正的家人。艾西时而也会觉得困惑,为什么莫尔会对她这么好。虽然事情都是因为他才发生的,他的确有义务要负责到底,但实际上,他完全可以抛下自己这个累赘不管。
  每次生出这种困惑时,她总是不愿意把问题问出口,好像一旦说出来,她现在唯一能相信和依靠的人也会离她而去。
  她本应该更坚强些的。艾西想。就像妈妈和卡玛那样,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迅速振作起来,不应该老是依靠其他人。
  莫尔从床边起身,正要去吹灭蜡烛,但艾西抓住了他的袖子。魅魔期期艾艾地开口说:“……我又饿了。”
  这阵子她总是饿得非常快,像是怎么也吃不饱。即使和从前一样,莫尔每次都会喂她,但她仍然时刻觉得饥饿。她甚至不敢直视男仆的眼睛,怕在其他人面前暴露自己魅魔的本性。
  艾西还是为自己与日俱增的食欲感到有那么一点儿羞赧,她垂着头,看不见对方的眼睛。
  饥饿是当然的。莫尔望着她低头时露出的一段白皙后颈,近乎残忍地想。魅魔以其他生物的精气为食,归根结底那也是魔力的一种。艾西又是一只稚嫩的,没什么力量的年轻魅魔。只要对方控制魔力的流动,她便没法榨出东西来。
  用饥饿和食欲,让她时刻保持着差一点不能满足的状态,越是长时间的缺失,渴望来得越是强烈。
  控制人心不一定要借助药物和魔法,人的精神本就脆弱得超乎想象。
  “过于频繁的进食会让仆人们。”表面上,他却如此说着,“再忍一忍,艾西,忍到明天。”
  她没办法忍到明天。
  她也尝试过忍耐,最后的结果只是食欲变得越来越凶猛,甚至没法自控。艾西紧紧攥着莫尔的袖子,不愿意松开,她仰起脸去亲吻对方的嘴唇。
  在津液交换间莫尔会故意渡给她一点微弱的魔力,就像陷阱里的饵料,诱骗猎物上钩。魅魔本能地渴求着能满足自己的魔力,甚至主动伸出舌头去费力地汲取他口腔里那点些微的能量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