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皇线(23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婴儿安静而讨人喜欢,很少哭闹,无论见到谁都会咯咯发笑。
  教皇年幼的时候也是如此。
  艾西没有给婴儿哺过乳,有专门的乳母负责照料他。
  在他出生后,艾西从未对他表现过任何特别的喜爱,甚至没有抱过他几次,仿佛他们的联系自脐带被剪断的那一刻便全然断开,那孩子不是她腹中孕育的生命,只是无关痛痒的其他东西。
  这是好事,起码对教廷来说是好事。
  红衣主教戴斯蒙德本来还在考虑如何安置这个孩子,将刚出世的婴儿从母亲身边带走,势必会引起母亲的不满,而教皇对那个女人的宠爱素来没有限度。若是将他养在教廷里,则会带来今后无穷的麻烦。
  现在,不再有这样的忧虑。在不久的将来,这个婴儿会被送去圣都附近的农庄抚养,农庄的主人没有子女,亦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会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对待。一个老修女自愿跟随前去照料他,并带着丰厚的钱财,作为给予农庄主人的补偿。
  这个尚未有名字的孩子一生都将过着富足但无知的生活。
  大抵是照顾得尤为细致的缘故,生育没有给艾西带来其他改变,小腹很快平坦如常,甬道也和从前一样紧窄。
  但作为一个母亲,在孕期里她便正常地开始分泌乳汁,孩子出世后未曾趴在母亲的胸口汲乳过。母乳堆积在胸脯,将乳房撑得饱满胀痛。
  不需要任何教导,她会主动敞开自己胸前的衣襟,托起双乳,将它送到教皇的面前去。
  双乳散发着母乳浓稠的香气,绵软的乳房一只手都抓握不住,从指缝漏出雪白的乳肉,仅是如此,殷红的乳尖上便渗出稀薄的乳白色汁液,挂在那儿摇摇欲坠。
  充盈丰沛,是一颗熟透了的果实。
  希维松开握住白皙乳团的手,转而扶住她的腰。埋首于香气馥郁的雪峰之间,沿着上半乳房姣好的弧度一路亲吻下去,温热的舌头卷走乳首泌出的乳汁,甘甜的味道在他的舌尖化开。
  那并不能缓解胸前的胀痛,艾西握着他的手,放到自己的乳房边缘去挤压乳壁,好让奶水能够被按压出来。
  教皇于是低下头,衔住那枚颤巍巍的樱果,将涌出的汁液吞如口中。那是为新生儿准备的养料,如今却被另外的人所饮下。
  乳尖被吸吮的酥麻,和乳腺疏通的畅快交织在一起,艾西因此短促的喘息,这声音代表舒服。
  她软成一滩水,站立不稳地靠在希维的怀里,捧着自己的另一只乳房送过去:“……还有……还有一边。”
  声音也软得不成样子。
  她的哀求总是比其他任何话语都起效,希维松开已经红肿湿漉的乳尖,转而含住另一边的。
  他抓住女人的手,去抚摸下身的炙热。解开衣物,让柔嫩的手心可以直接触到剑拔弩张的肉刃。艾西熟稔地握住肉柱,用最妥帖的方式轻抚它,阴茎在她的掌心更加勃发。
  【下章教皇线完结章】
  【很多朋友直呼受不了,这也正常啦,番外只是用来展现角色另一面的方式,正文与番外的圣子的确是一个人,如果有所偏差,事情就会变成番外里病态的结果,是不是显得正文更纯爱了】
  【而且番外算是练习车技吧,把正文写不到的场景也练习一下,一举两得】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