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皇线(16)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比身体上的异样更难以忍受得多的,是最肮脏、最隐秘的部位被人亵玩的耻辱。
  艾西掐着自己的掌心,将心口翻涌的屈辱强压下去。
  希维将她颤抖不已的身体抱在怀里,扣住她的手,手指穿过她的指缝,十指亲密地交缠在一起。
  这样的亲密让艾西感到恶心,后头被侵犯的感觉更是让她想要呕吐。
  灌肠的步骤重复了两次或叁次。尽管没有动弹,艾西仍大汗淋漓。
  希维打开一罐不知名的药膏,用手指将它们细致地涂抹在她的后穴里,先是一根手指,然后是两根,在刚刚清洁过的干净粉嫩的甬道里深入,循序渐进地扩张。
  开发新领地的过程让他乐此不疲,一不小心用去了大半罐的药膏,后穴被涂抹得湿滑一片。
  听说一次只要抹上一点便足够,看来是用得过量——但也不要紧,他的艾西很能适应这些药剂。
  难言的灼热伴随药膏的融化袭来,少女满头是汗,浑身烧得绯红。
  药膏果然如宣传的一般效果斐然,后穴已经被扩张得足够湿而软,甚至开始随着手指的抽插蠕动。希维于是将手指抽出,换成了自己的性器。
  阳具顶进去的时候没有痛楚,但艾西仍旧闭上了双眼。
  希维肏着她,心中想,后面的这张嘴也很舒服。
  虽然不如前面那一处湿润,但更紧也更热,是从未有人探索过的处女地。
  ——她身体的每一处都很甜美。
  抽送越来越快,睾丸拍打在穴口,性器摩擦着湿热的肠壁,似乎让那热度有所消解,又似乎变得更加滚烫。
  艾西忍受不了,张开嘴喘息。
  阳具顶到敏感处,身体与理智相悖地被激起快感,下身被折迭成便利的形状,既便于肏弄,也能让小穴里的爱液流向股间,在交合中被带入甬道。
  为什么那种地方也会生出快感来?她恐惧地想。
  后穴也分泌出肠液,有了这些润滑,性器的进出越来越凶狠且肆无忌惮,将那本不应该承担交合职能的地方肏弄得红肿不堪,穴口艳红得像要流血。
  肉壁热得像要融化,从交合处传至全身,将她的脑子快要烧坏。高潮将要来临的预感让她的脑子一片空白,直到轰然炸开。
  前后两个穴口都因高潮而缩紧,将性器夹得发疼。这反倒让希维更加兴奋,不管不顾地往更深处顶弄,似乎胃都要被他顶穿。
  在彻顶的欢愉面前,是更深的绝望。
  从前她可以告诉自己,那些所有的,像荡妇一样的求欢都不是她自愿的。她是被强迫着发情,就像人挨了打就会疼痛,不吃东西就会饥饿。
  但她被使用的仅仅是后头,那地方不应该被拿来性交,然而她却被肏到了高潮,前面的穴口抽搐着涌出爱液,甚至感到空虚的痒意。
  好像她已经真的成了一件性玩具。
  希维兴致盎然地肏着她,性器抽出来,又顶进去,怎么也不会腻烦。
  不如说,腻烦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。
  艾西的意识和身体仿佛就此割裂,仿佛有另一个自己从旁观着底下发生的事。性器在甬道里抽插着,带来的每一寸快感,都似乎在把她身而为人的一部分给挤出去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