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下午,教皇与红衣主教在神殿审判庭内议事。
  调查此事的教廷骑士团叁队队长封锁了整个镇子,将所有可能相关的人都审讯一遍,直到把那晚发生的事查个水落石出。
  他是主教们一致选择的负责看管圣子的人,尽责而诚实,尽管查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,仍毫无隐瞒地事无巨细地将之上报。
  为了防止消息走漏,骑士乔克、骑士约翰、村妇玛丽被押往花之都,关在秘密监狱中。花之都的守备骑士团已经开始组织人手进入幽密之森探查。
  神殿骑士团在收到消息的当日就行动起来,圣骑士赛门已经在前往花之都的路上。
  庭内众人静默不语,无话可说,直到教皇开口。
  “若是到了不得不向民众公布的时候,就这样说吧——”教皇说,“有一个强大的魔女蛊惑了圣子,将他引诱走。献身黑暗的女人利用圣子的善意,企图将他拖入深渊。”
  “是你说,要‘处子之血’。”
  “我是这么说,你给他喂点你的血就行了,”阿帕西冷漠地回答,“谁知道你居然能理解成要和他交配。”
  “你不是还说,他中的是‘淫毒’么?”
  黑猫回呛道:“淫毒能用交配解吗?不会有那么荒唐的解药。”
  艾西现在悲愤交加,恨不得以头抢地。
  “要是以后我自己中毒了,还需要‘处女之血’之类的解药,岂不是就没有了。”她抓着自己的头发,觉得亏大了。
  莫尔深以为然地赞同道:“的确。”
  艾西又想到另一件事:“我该不会怀孕吧?”
  “不太可能,幽密之森的空气、水和食物不适合人类受孕。”莫尔又补充道,“不过,很适合魔物的胚胎生长。”
  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“人类和有一些魔物也是能诞下后代的。”
  艾西指着黑猫:“你的意思是,我能怀上他的孩子?”
  黑猫露出踩到脏东西的嫌恶神情。
  “的确有那个可能。”莫尔说。
  “太可怕了,要生下一只猫,”艾西说,“说来说去,还是你折腾出来的。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跑这儿来。”
  他理所当然地回答:“因为我想来看看。”
  “你的脑袋和正常人一定有哪里不一样。”艾西说。她就没指望从莫尔口中问出一个正常的回答。
  莫尔难得地体谅了她一次。因为昨天那档子乌龙,现在她还没法好好走路,骑马更是困难,他们于是就地休息一天。
  魔物的巢穴人类住着也挺舒适,里面布置得像个宫殿似的。尤其还有温泉——她已经很久没能用热水泡澡了。
  艾西解开发带,把长发泡在水里。热水氤氲中,她低头看自己的身体,从锁骨到大腿,满是斑斑点点乱七八糟的痕迹。
  真是亏大了。她潜进水里,闷闷地想。
  艾西在里面洗澡的时候,莫尔在附近等待,他不能离开太远,背对着温泉盘坐,手搭在屈起的一条腿上,食指关节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着膝盖。
  “你杀死了一个领主,消息马上就会传遍其他领主们的耳朵,下一个可不会再想这样轻敌大意。”阿帕西说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