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森林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艾西心如擂鼓,看着莫尔朝她走来。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完蛋了,但骑士只是安抚地摸了摸白马的下巴,让它平静下来。
  “你认识附近路吗?”莫尔问道。
  “不认识……”
  “那可不妙。”他牵着马走回篝火边,“森林周围十余公里都是警戒范围,在那附近活动的生物,无论是不是人类,都会被巡逻骑士当做魔物处死。”
  “也有一定可能,你运气很好,既没有遇见巡逻骑士,也没有一头撞进森林里,平安回到了家。然后你会发现,你和一起骑士失踪案扯上了联系,除此以外,在镇上还有一个迫切希望你闭上嘴的教廷骑士在。”
  “这不是威胁。”莫尔侧头看向她,“我只是在诚挚地给出建议——你独自上路活下来的几率,不比跟我一起行动更高。”
  “分明就是威胁……”艾西低声说,她垂下头去,“我不会再跑了,你放心吧。”
  老实说,她觉得哪怕是被巡逻骑士抓住,或者回到镇上面对盘问,也不会比跟他闯进森林里更糟糕。但她毕竟畏惧死亡,尤其是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去。
  这个骑士会魔法,能够使用圣光,也许他真有什么能够活下来的办法呢。艾西心怀侥幸地想着。
  大陆最南方的城市名叫花之都,听起来是个美丽的名字,传说是一千多年前,统一了大陆的征服者吉恩在这里与他的王后结婚,城里满布鲜花,于是有了这个名字。
  但现在,它和浪漫已经没有什么关系。城里驻守着一整个精锐骑士团,用于警戒幽密之森的异动。
  莫尔说他来自圣都,但对这南方边境的地形却很熟悉。
  越朝南走,魔物活动的踪迹越明显,以至于艾西见到路上的魔物也不觉得惊奇了。还有被血日侵蚀的野兽,一半身体变异了,一半身体还维持着原状,比彻头彻尾的魔物还要怪异。
  “它们正处在暗蚀中。”莫尔告诉她,“成功了就能变成魔物。”
  “要是失败了呢?”
  “会痛苦不堪地死去。”
  艾西还没见着传说中的花之都,想也知道是莫尔有意绕开了,若是到了守备森严的城堡,他们肯定会被盘问。
  入眼可见的树木多了起来,那是就要进入森林的前兆,万幸遇见的都是些低阶魔物,最大的也不过一只野猪大小的怪物,被莫尔随手干掉了。
  也就这时候,他才看上去有个骑士的样子。
  直到太阳将落,艾西偶然抬头望了一眼,才意识到异常。
  夕阳是血红色的。
  晚霞将整个天幕涂成一种不祥的红色,原本象征着圣洁光明的太阳,此时是天际中央最浓郁的那一团红,好像一个血淋淋的伤口,往下淌着血。
  “血日。”莫尔也抬起头来,望着这片血红的天空,如同鉴赏名画,“黑暗压倒光明,血日取代圣日。”
  世上存在着两种力量,一种是光,一种是暗。光与暗构成了整个世界。大部分的生物体内总是光明的力量占主体,而一旦黑暗占了上风,就成了魔物。
  四周像是顷刻之间森冷起来,树影之后似乎藏着重重鬼魅。艾西不敢再去看那瘆人的太阳。
  “从这里开始,你最好别离我太远。”莫尔低下头,告诉她。
  “离得太远会怎么样?”
  “可能会被血日侵染变成魔物,也可能会变成魔物的口粮。”
  艾西想起那些变异野兽的模样,不由得心生畏惧:“那太远是多远?二十米?还是十米?”
  “当你开始感到寒冷的距离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